拈笔忘筌

质朴刚健

一周年了,我很好,只是很想吃您做的阳春面,藏着两个荷包蛋的那种。

未亡人,今天也有在好好的生活。

又是新的一年,我一边听甜猫猫,一边想起你。再也听不到你的笑声,再也吃不到你的麻油鸡蛋面,再也不敢也不能在家人面前提起你的。。。。你如今好吗?我现在很好。你在那边要好好保重啊。要快乐啊。要好好的啊。就算忘了我们也不要紧啊,愿你有更广阔的天空。

蝉鸣空桑林,八月萧关道


“ 一个人,出生了,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,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;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,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,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。”

话,是这么说啦。可是,到了这个时候才流着泪重拾记忆中关于你的一切,是不是太迟了?还是说人无论怎么做,到了这个时候,无力都是一种必然?

你的身上还有太多的秘密和故事,还没来得及让我这个小辈来慢慢解开,就随你在八月的蝉鸣声中一起飞向远方。

你已经在这世上走过了很多岁月,亦是很有尊严的带着众人的回忆去向远方。按理说,长辈们把这称作喜。

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欢,而是单纯地感觉到悲。

纪念2016年,8月5日,15时37分。